肖尔布拉克 返回首页

名酒收藏背后的感性与理性

在很多关注收藏和投资的老酒藏家看来,当前虽处于行业深度调整期,收藏投资市场也不时进入低迷期,但这时也许是建仓的好时机,毕竟白酒低迷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可能一直低迷。“就收藏投资市场而言,目前白酒在调整过程中,也算挤掉了一部分泡沫,价格逐渐回归理性。对于有实力的投资收藏家来说,或许正是逢低介入的好时机。”资深白酒营销人士肖竹青表示。

     从白酒本身的属性来看,白酒的本质是消费品,但也具备一定的金融属性。尤其是高端白酒,它往往具有生态资源的稀缺性、工艺的复杂性、产能的有限性、历史的厚重性及品牌的价值感。这种附带的属性,为其收藏者提供了一定的升值投资价值。

     对于一瓶名酒的收藏兼具投资和消费的双重属性。中国酒业协会副秘书长兼白酒分会、市场专业委员会、名酒收藏委员会秘书长宋书玉更习惯将名酒收藏看作是酒类消费的一种高级形式。

     他对名酒收藏这种双重属性的解读,理性认识之外不乏感性的流露。“它是收藏者、消费者与酒类产品深层次接触,并不断沟通了解的一个过程。”与人分享一瓶经过收藏的老酒、名酒,也更具仪式感和故事性,是非同寻常的情感体验,“这些都将赋予酒类产品可供分享的新生价值,是对酒企真品质和软实力的自信展示。”同时,他也理性地提醒收藏者,要选择具有升值潜力的酒类藏品,就必须对其生产工艺、质量水平、品牌价值等做出全面评价。

收藏的不仅是一瓶酒

  随着中国白酒品牌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以及消费者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情感需求,名酒收藏和交易在民间悄然兴起并发展迅速。

  据悉,当下国内的名酒收藏交易每年超过50亿元交易额,根据初步测算,我国现有酒类收藏爱好者60万人以上,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酒类藏品规模达万瓶。

     不过,在很多专业的藏家看来,他们收藏的不仅仅是一瓶酒。

     白酒收藏家、中国酒业协会白酒收藏委员会理事成员成建林告诉《华夏酒报》记者,他将老酒收藏看作是一场文化之旅,并将之视为毕生的爱好和事业。

     因为老酒收藏可以为他带来三重魅力,首先是一种收藏和投资的价值。其次是一种实用的价值,可以饮用,老酒具有新酒酒质无法达到的浓郁醇香与柔和绵软。但他最看重的一点是,“老酒的收藏带给我一种精神方面的愉悦。”

     他向记者形容:老酒就像一位久违的老友,收藏老酒就是一种感情寄托和历史岁月的回顾,名贵的老酒陈列在家中,是一种品味和爱好的写照;就如同有了历历在目的往日回忆和别样的生活情怀。在不经意间,储存了情感、储存了精神享受和欣慰之外,因自然增值而产生的价值乐趣,只是最末端的事情。

     “当酒成为一种收藏品,也就意味着,在它作为饮品的使用价值以外,必然会被赋予更多的文化价值。中国的酒文化历史悠久,千年的传承始终与华夏历史同步,它的身影不论在任何时代,都渗透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所以它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物质的存在,而是一种文化的筵席,民族的象征。”成建林说。

     在投资方面,成建林会与一些有诚意的企业进行文化方面的合作,但绝不会因为钱而出售自己任何一件老酒藏品。

     与成建林一样,江西著名陈年老酒收藏家曾宇对于老酒的收藏,它的投资价值并不是首要考虑的,而更看重它能够再现中国体系繁多的酒系,彰显不同时代的背景和地域文化与风格。

     现在,曾宇开始充分享受陈年白酒至醇至美的口感,而且随着收藏的酒越来越多,他在收藏方向也不断进行调整,开始关注陈年白酒的文化价值,并对不同年代的陈年白酒背后的文化历史背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了进一步研究陈年白酒的文化,他甚至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专业从事陈年白酒文化研究的机构——江西省陈年白酒文化研究品鉴中心,常年免费为别人鉴定老酒,“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酒身上所体现出的文化价值,以及通过实物对中国近现代酒文化演变的探寻,更感兴趣”。

     更加关注名酒收藏背后的文化内涵和情感文章来源华夏酒报价值,这可看作白酒收藏背后的一种感性。

     它正如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谢明对酒类收藏的理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影响,中国人的消费理念、投资理念不断与国际接轨,在物质消费基础上,开始有更多的精神追求,比如高端消费人群会考虑怎样把自己的思想传递给下一代,怎样传承家族精神等。”

理性看待酒类的投资

     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酒品投资也一样。我国酒品投资市场尚属起步阶段,对于普通消费者或者投资者来说,对此需要有理性的认知和谨慎的态度。

     白酒收藏的投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在中国酒业协会名酒收藏委员会的成立大会上,上海国际酒业交易中心总裁李雯峰从投资角度,为记者分析了白酒收藏的价值。

     在他看来,大多数收藏品存在着这样一个特性,即存放的时间越久,使用价值越低,只有观赏收藏价值是越来越高的。但酒类产品的收藏则不同于这个特性,尤其是白酒、葡萄酒,存放的时间越久,其使用价值就会越来越高。

     “这让白酒天然具有金融产品的属性和特质,因此白酒也是极具收藏价值的产品。当然,并不是所有白酒产品都有收藏投资价值,也并不是所有的白酒产品都能实现投资增值,其中除了品牌与品质两个核心因素之外,包括投放量、投放渠道、投放和推广方式,均与产品投资增值空间有莫大的关系。”他说。

     在李雯峰看来,收藏有两个层面,一是私人收藏,二是进入资本市场,“进入资本市场,实际上是酒类销售的一个良性健康的模式,因为资本市场购买酒之后,并不急于卖掉,而是在陈放数年之后,逐渐释放到市场中。”

     “一款白酒有没有投资价值,关键要看投资者认不认可。”李雯峰认为,在他看来,名酒收藏委员会的成立,将大大加强国内名酒收藏交易的规范性和秩序性,这也进一步打开了酒类产品走向资本市场的大门。

     “与外国酒相比,中国名酒的金融价值还没被充分挖掘出来。在消费属性之外,名酒产品还具有明显的投资价值,但作为投资品,它必须要有规范性的保障渠道来变现,这恰恰是名酒收藏委员会将来所发挥的作用之一。通过名酒收藏的产品保障、形象维护和投资者教育,中国名酒的金融价值,将对行业增长方式带来深刻变革。”李雯峰说。

     值得注意的是,对酒类投资的理性认识,还不仅限于此。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孙选中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酒类投资的持久性存在一定风险。因为从产品本身性质来说,酒属于快消品,它并不是一种生产资料或是特殊资源。“将纯粹的消费品作为一种投资产品来进行交易,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吸引一些对它有特殊爱好的消费者,但是从产品属性来看,我不知道这种交易方式的存在价值,还有它的持续性会怎样。”

     另有不愿具名的、长期关注食品证券公司知名分析师告诉记者,酒和股票不一样,股票必须要通过一个场所来交易,在买卖中才能产生收益,而且股票的价格有一定的估价方法来统一定价;但对于酒来说,首先,交易所不是必须的,企业把酒生产出来卖给消费者就可以了。其次,酒的价格很难去衡量,比如说酒中的基酒有多少,价格怎么分配,它是不透明的。

     但另一位基金公司行业研究员却不认同这种形式。她认为,酒水本身是消费品,价格应该由供需关系来决定,证券化后可能会被其它更多的因素所左右。

     “酒水行业的健康发展,还是要让酒一杯一杯地被消费者喝掉。酒水在存放一定期限后,可能会有一定的增值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是比较有限的,因为酒是可以被大规模生产和释放的。之所以过去的年份酒价格可以飙得很高,是因为它的存世量非常稀少。”该研究员说。